紅樓夢作者簡介

2023年11月26日 陳校長 閱讀(2)

中國的四大名著是《三國演義》、《紅樓夢》、《西游記》、《三國演義》、《水滸傳》。四大名著是中國文學史中的經典作品,是世界寶貴的文化遺產。此四部巨著在中國文學史上的地位是難分高低的,都有著極高的文學水平和藝術成就。

四大名著的作者及朝代和主要人物

《紅樓夢》是一部章回體長篇小說。早期僅有前八十回抄本流傳,,八十回后部分未完成且原稿佚失。原名《脂硯齋重評石頭記》。程偉元邀請高鶚協同整理出版百二十回全本,,定名《紅樓夢》。亦有版本作《金玉緣》。

,

《紅樓夢》的真正作者,從空空道人到曹雪芹,空空二字揭開謎底

趣侃紅樓18:空空道歸結石頭記,曹雪芹撰寫紅樓夢

茫茫大士、渺渺真人聯手警幻仙子設局,讓女媧補天石化身通靈寶玉參與一場紅塵歷練。多年之后,塵歸塵土歸土,一切回到原點。石頭還在大荒山無稽崖青埂峰下,卻又迎來了一個空空道人。

(第一回)后來,又不知過了幾世幾劫,因有個空空道人訪道求仙,忽從這大荒山無稽崖青埂峰下經過,忽見一大塊石上字跡分明,編述歷歷??湛盏廊四藦念^一看,原來就是無材補天,幻形入世,茫茫大士、渺渺真人攜入紅塵,歷盡離合悲歡炎涼世態的一段故事。后面又有一首偈云:

無材可去補蒼天,枉入紅塵若許年。

此系身前身后事,倩誰記去作奇傳

詩后便是此石墜落之鄉,投胎之處,親自經歷的一段陳跡故事。其中家庭閨閣瑣事,以及閑情詩詞倒還全備,或可適趣解悶,然朝代年紀,地輿邦國,卻反失落無考。

空空道人出場與僧道二圣不同,他不過是塵世間一個凡人。進山“訪仙”竟然尋到了神奇。

曹雪芹故意設計空空道人,不是書生、和尚或者凡夫俗子,只因道士才會走入深山求道訪仙。和尚大多入世度人,讀書人也在紅塵中摸爬滾打。至于凡夫俗子,那時代多是大字不識幾個,為溫飽,誰管什么“石頭記”。

空空道人是個妙人。他將記錄在“石頭”上的故事抄錄下來,成為《紅樓夢》的第一個作者。這就頗有古代小說家的意味。

古人認為科舉仕途,經史子集才是正經學問。詩詞歌賦、小說雜項都是文化“邊角料”。尤其小說等“話本”,更是不入流的文學。很多人為了生計寫小說、話本、戲曲,大多不愿意署名。這也是《紅樓夢》等四大名著至今作者有爭議的原因。

《水滸》《三國》《自由》本有歷史傳說、民間故事的話本演義,《紅樓夢》則完全是原創文學。作者借空空道人和“石頭記”說法,與《金瓶梅》套路相同,掩蓋原創。

(第一回,空空道人)因毫不干涉時世,方從頭至尾抄錄回來,問世傳奇。從此空空道人因空見色,由色生情,傳情入色,自色悟空,遂易名為情僧,改《石頭記》為《情僧錄》。至吳玉峰題曰《紅樓夢》。東魯孔梅溪則題曰《風月寶鑒》。后因曹雪芹于悼紅軒中披閱十載,增刪五次,纂成目錄,分出章回,則題曰《金陵十二釵》。并題一絕云:

滿紙荒唐言,一把辛酸淚!

都云作者癡,誰解其中味

至脂硯齋甲戌抄閱再評,仍用《石頭記》。

既然說到《紅樓夢》的命名,就多說一點。

所謂《石頭記》,就是空空道人在石頭上抄寫了一個故事大綱。作者效仿古人,假托空空道人。古代文學這種“借鑒”很多。

比方蘇軾的《僧圓澤傳》,就是唐代傳奇《僧圓觀傳》。

比方王實甫的《西廂記》,就是唐代傳奇《鶯鶯傳》。

《西游記》《水滸傳》《三國演義》都是作者根據話本故事整理?!读凝S志異》更是民間故事大全……

《紅樓夢》之所以肯定原創,只因不像以上作品有原版,空空道人版《石頭記》只是作者自說自話。

君箋雅侃紅樓更愿意稱之為《紅樓夢》,余味悠長,《石頭記》則味同嚼蠟。

“石頭記”是作者的“遮羞布”。小說在當時不入流,《紅樓夢》的內容頗為當局者忌諱。誰愿意承認是原創呢

然而,作者再遮掩也還是露出了馬腳。

空空道人因為《石頭記》頓悟,道人出家為和尚,化名為情僧。將《石頭記》改為《情僧錄》。

需要注意兩點:一,空空道人出家為僧,改換門庭,是“老子化胡”之意!一僧一道本是一家,都在空空道人身上體現。后文再說。

二,《情僧錄》,賈寶玉出家為僧后,自己寫一本回憶錄,豈非就是《情僧錄》??湛盏廊四睦锟湛站褪亲髡呒偻袩o疑!《石頭記》就是原創!

“至吳玉峰題曰《紅樓夢》”,更“妙”,很多專家考證吳玉峰與《紅樓夢》的關系,實在沒必要。作者說了“無、玉、峰”,就是沒有通靈寶玉,沒有女媧補天石,沒有《石頭記》,原創!

“東魯孔梅溪則題曰《風月寶鑒》”。東魯孔家是儒家代表,空空道人代表道家,情僧代表佛家,儒釋道三家思想在《紅樓夢》中融合!

“后因曹雪芹于悼紅軒中披閱十載,增刪五次,纂成目錄,分出章回,則題曰《金陵十二釵》”,一通云山霧罩過后,曹雪芹似乎只是編撰整理者,一如程偉元、高鶚。還故意不用《紅樓夢》,改為《金陵十二釵》,這不是此地無銀三百兩么!

至于“至脂硯齋甲戌抄閱再評,仍用《石頭記》”,沒必要多說,遠不如《紅樓夢》的名字為好。

閑言少敘,說回曹雪芹為什么要以“空空道人”為名假托他自己。

開宗明義,曹雪芹是作者,但是不是江寧織造曹家人,作為《紅樓夢》普通讀紅樓夢作者簡介者,沒有特別研究價值和意義。就仿佛我們也沒必要知道《金瓶梅》作者蘭陵笑笑生是何許人也一樣。

空空道人就是作者假托,是君箋雅侃紅樓的觀點。之所以用“空空”,只因“大夢醒來一場空”。

空空道人的“空空”,是夢與醒的具相。一如南柯夢、黃粱夢,醒來都是“空”。

“空空”第一相為道人。

跛足道人歌詠《好了歌》,是為《紅樓夢》眾生相。人的執迷和貪欲,對于道家來說,可有可無。明白的,就悟了。不明白的,也沒關系。

“空空”第二相為情僧。

《金剛經》:“凡所有相,皆是虛妄,若見諸相非相,則見如來”,“一切有為法,如夢幻泡影,如露亦如電,應作如是觀”。

空空道人出家為僧,是洞明“放下”執念。這不是說佛家比道家好,而是對空空道人或者作者來說,他更需要佛家的“空空”。

“空”為大乘佛教般若思想中的十八空之一,空之亦空曰“空空”。

《大智度論》卷四十六中說:“何等為空空一切法空,是空亦空,是名空空?!?/p>

世人要“一切皆空而又不執著于空名與空見?!?/p>

這比《好了歌》更深刻一層。不但發現了問題,還給出解決辦法。

空空道人非佛是道,由道入佛。也是因此。

“空空”第三相,是儒生。

《紅樓夢》是文學,不是道法佛經,儒家教化世人更加開宗明義!

《大戴禮記·主言》:“君先立于仁,則大夫忠而士信,民敦,工璞,商愨,女憧,婦空空?!?/p>

儒家曰天下大同,則庶民空空。天下太平,黎民安樂則空空。這也是女媧補天石“無才”的因由。只因它“于國于家無益”。

如此,空空道人的《石頭記》,情僧的《情僧錄》,東魯孔梅溪的《風月寶鑒》都有了歸結。不過就是《紅樓夢》的三種思想罷了。

所謂“空空”,可容一切為“得”??舍尫乓磺?為“舍”?!吧岬谩奔礊槿松檬?、興亡?;厥兹f事皆空,是為“空空”。

當然,“空空”也不是曹雪芹原創,唐朝裴铏的《傳奇·聶隱娘》就有人物“妙手空空兒”。

“隱娘曰:‘后夜當使妙手空空兒繼至??湛諆褐裥g,人莫能窺其用,鬼莫得躡其蹤。能從空虛而入冥,善無形而滅影,隱娘之藝,故不能造其境?!?/p>

空空道人與“妙手空空兒”無關。但以“空空”為名,當為借鑒。

空空道人集合“儒釋道”三家,最終入佛,是賈寶玉的歸宿,也是作者信仰的歸宿。

書中賈寶玉于儒家明悟、道家了悟、佛家禪悟經歷,最終皈依出家入“空之亦空”之道。代表作者思想的轉變。

說完《紅樓夢》神話故事,賈寶玉的夢也要醒了。而等待他的將是他人生的第一個尷尬。

欲知后事如何,且看下回分解!歡迎點擊關注,點贊收藏,《趣侃紅樓》系列文章每天一篇,將為您持續更新!

文|君箋雅侃紅樓

曹雪芹并不姓曹,生前寫完《紅樓夢》全書,日本應該收藏有后30回

現在,很多人都說曹雪芹是《紅樓夢》的作者。

但是,《紅樓夢》問世時,無論是以抄本形式流傳還是刊印發行,均未署作者名字。

考證學家胡適大力鼓吹曹雪芹是《紅樓夢》的作者的根據是什么呢

主要源自于《紅樓夢》第一回中的一大段游戲筆墨。

該段筆墨以煞有介事的樣子大談《紅樓夢》的成書過程:石兄撰寫、空空道人抄錄、東魯孔梅溪改書名,最終被“曹雪芹于悼紅軒中披閱十載,增刪五次”。

從邏輯上講,曹雪芹的“披閱”和“增刪”工作只是個編輯者,不能算是作者。

好吧,既然您要說“披閱”和“增刪”的過程就是一個創作過程,那曹雪芹就算是個作者吧。

但石兄、空空道人、東魯孔梅溪、曹雪芹這些名字一看而知是虛構的名字,而且,作為一部用“假語村言”掩護“真事隱去”的隱語小說,作者又怎么可能會把自己的真實姓名寫在書里呢

所以,早在2016年,老覃曾寫過《“曹雪芹”是真名還是筆名曹雪芹墓石現世,使真相更加撲朔迷離》一文,提出過自己的觀點:如果堅持說《紅樓夢》的作者就是曹雪芹的話,那么,“曹雪芹”只能是一條假名、筆名,絕不可能是一個真實的名字。

非但《紅樓夢》作者的真實名字不但不可能是“曹雪芹”,他也絕不可能姓曹。

我們看,《紅樓夢》第二回里把曹操說成“大惡”之人,將之與桀,紂,王莽,安祿山,秦檜等人并列,說這些人“皆應劫而生者”,其憎曹、惡曹之意,貫通紙背,絕非一個曹姓兒孫做得出來的。

可笑的是,胡適不但認為“曹雪芹”是真名,還考證出這個“曹雪芹”是江寧織造曹寅的孫子。

但《紅樓夢》是不避“寅”字之諱的。

作者在第二十六回,通過薛蟠講春宮畫,把“唐寅”說成“庚黃”。

這是公開的指“寅”為“黃”,公開戲謔。

實際上,查《八旗滿洲氏族通譜》和《五慶堂遼東曹氏宗譜》,里面都記有曹寅的家譜,曹寅的親生兒子曹顒死的時候并未生有兒子,他的養子曹頫的兒子里也沒有叫曹雪芹的。

所以,“于悼紅軒中披閱十載,增刪五次”的“曹雪芹”,只能是一條筆名,絕非真名,并不姓曹,與江寧織造曹寅家毫無關系。

話說回來,現在流傳下來的《紅樓夢》是一部殘書。但從“于悼紅軒中披閱十載,增刪五次”這句話來看,這個筆名叫“曹雪芹”的人,他在生前是應該寫完了全書的。不然,你書都沒寫完,就用十年時間翻來覆去地修改前面八十回,這根本說不通啊。

有人根據甲戌本第一回里面脂評的說法“書未成,芹為淚盡而逝”,說書還沒寫完,這個筆名叫“曹雪芹”的人悲慘死去了。

關于脂硯齋這個人,老覃也寫過《脂硯齋是曹雪芹的情人叔父堂兄弟都不是,而是一民國文士》,極其認同新紅學研究者歐陽健的說法,即脂硯齋應該是民國的一個文士。

既然只是民國的一介文士,那么,他的說法也只是一家之言,不能作為事實依據。

話說回來,“曹雪芹”既然已經寫完了全書,那么,后半部哪去了呢

老覃在早年寫的《曹雪芹寫了紅樓夢后四十回嗎寫了,書稿被這個人找到了》一文中提出猜測,后半部其實就是程偉元發現并最先刊印發行、并長期被人們誤認為是高鶚續寫的四十回本。

當然,這也僅僅只是一個猜測。

有另一種說法,說“曹雪芹”寫完的后半部并不是四十回,而是三十回。

曾經,清代的富察明義寫有一本名為《綠煙鎖窗記》的詩集,里面收錄有二十首題詠《紅樓夢》的詩。其中有一首是寫黛玉的最終歸宿,末兩句為“安得返魂香一縷,起卿沉痼續紅絲”。意思是說,如果黛玉不是患重病死了,她是可以和寶玉結婚的。

這顯然與傳世的《乾隆抄本百廿回紅樓夢稿》(即含程偉元補刊40回本)里寫黛玉在怨恨寶玉的情緒中咽氣是不同的。

近代篆刻家、考古家褚德彝在《跋幽篁圖》中也提到,他在宣統年間在晚清重臣端方家讀過一部《紅樓夢》抄本,里有“寶釵以娩難亡”,寶玉“迄潦倒以終”等情節,也同樣與傳世的《乾隆抄本百廿回紅樓夢稿》不同。

端方被刺之后,他所收藏的《紅樓夢》抄本就不知所終了。

1942年,一個名叫兒玉達童的日本教授在北大的一個《紅樓夢》報告會上,對研究《紅樓夢》的北大學生張琦翔說,他們日本有一個版本叫“三六橋本”,是三六橋先生生前收藏的藏書的一種,寫的是《紅樓夢》八十回以后的故事,只有后三十回,里面有寶釵難產而卒、湘云再醮寶玉、探春遠嫁、妙玉為娼、鳳姐被休棄等情節。

三六橋先生是浙江杭州駐防的旗人,屬滿洲正白旗,姓鐘木伊氏,漢字姓為張,名三多,自號六橋,官一度做到盛京副都統兼守護大臣,喜歡收藏,和端方交好,即他所收藏的、后來被傳入日本的“三六橋本”,很可能和端方收藏的版本是相同的。

因此,我們有理由相信,“曹雪芹”寫的《紅樓夢》八十回以后的情節,很可能流落到了日本,被日本人所收藏。

不過,也有人提出懷疑,說“三六橋本”可能屬于甫塘逸士《續閱微草堂筆記》所記的“舊時真本”一類續書。

其根據是兒玉達童在對張琦翔講述“三六橋本”所寫情節時,由于其漢語表達能力有限,不得不邊講邊在黑板上寫字加以輔助:在講湘云和寶玉結婚時,寫了“結縭”兩個字;在講寶釵死于難產時,寫了“難產”和“分娩”兩組詞;在講探春遠嫁給外藩時,寫了“杏元和番”四個字……

質疑者認為,“杏元和番”的出處是清代乾隆中期的小說《二度梅》,該書里面有“陳杏元和番”情節。而脂批里明確指出“曹雪芹”死于乾隆二十七年的“壬午除夕”。所以,“三六橋本”不可能是曹雪芹的原稿。

這種質疑,貌似合理,其實是違背常識的。

因為,“杏元和番”四個字只是出自兒玉達童之手。兒玉達童的口語表述詞難達意,即隨手寫出自己所掌握的漢字、詞來加以說明,未必是摘自于“三六橋本”書中。

比如他在前面寫的“結縭”一詞,該語出《詩·豳風·東山》中的“親結其縭”,“三六橋本”中未必會出現這個詞。

再者說了,所謂的“曹雪芹”,其身份神秘莫測,絕非胡適等人所說的江寧織造曹寅之嫡孫,其生卒年已不可考;而所謂的“脂硯齋”,極可能是民國時代一潦倒落魄的文士,“曹雪芹”在“壬午除夕”“淚盡而逝”的說法可能并不成立。

因此,這個“三六橋本”,還極有可能是“曹雪芹”寫下的原稿。

本文轉載自互聯網,如有侵權,聯系刪除
魯匠教育網
歡迎訪問魯匠教育網平臺,您可以在這里查找一切有關職業技術學校的相關資料及評論,也有很多培訓教育專業機構的深入調查報告!
  • 文章139948
  • 評論2
  • 瀏覽15786249
魯匠教育網 ICP備案號:蜀ICP備2022021241號-5
亚洲中文字幕不卡无码